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,即离乡背井北上谋职,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。

迫于生活的拮据,于是到处寻找工作,纵使待遇不高,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。

她原先想借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,奈何在台北人浮于事,人生地不熟,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。

今天,她和往常一样,又再寻找工作,却在西门町碰到了上个月在碧潭划船时结织的张成业。

张成业马上向前同牛梅桂打招唿。

「牛小姐,我是张成业,上次你让我找的工作,已有了着落。」梅桂不由自主的应声:「谢谢,真谢谢你,你可真是是个好心的人,我只不过在交谈中顺口向你提起,你竟然就…」如今工作已有了眉目,她眉开眼笑,就好像压在心头的火石头,突然掉了下来。

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」她感激的问道。

「那儿话,来!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,我们进去吃饭一边聊!」「好!」她回答。

他挽着她的手,并肩地走进了餐厅。

两人坐定之后,服务生送来了菜单,成业选了三菜一汤,另叫了两杯果汁。

上菜后,成业拿起筷子,指着菜,说:「牛小姐,来!吃饱后我们再谈正事。」梅桂的肚子也饿了,她可毫不客气挑着筷子,吃了起来。

过了三十多分钟,张成业见梅桂,已摆回了筷子,他也随着把筷子摆了回去。

张成业拿起果汁啜了一口,说:「牛小姐。」他轻嘘了一口气。

梅桂妩媚地擡起头来,对着他微微地笑。

「上个月,我已和我的朋友元泰商量过了,总算他答应了。」梅桂眼睛一亮,心情不由紧张起来,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事。

她按耐不住满心喜悦激动地说:「那要多久才能上班」「我想很快,顶多不出三天。」张成业温和的说。

「谢谢你!张先生多谢你的帮忙。」「别客气!」「为了表示我的由衷感激,这顿饭我请客。」张成业微笑,瞧着梅桂,心里偷偷地笑,嘴上却说:「得了,我请吧,这成何体统,由我付帐,岂有让你破费的道理,还是等下次吧!」梅桂感激地看他一眼,心想:「自己也没有多少钱了。」「那就请你在你朋友面前多美言几句。」她道。

「那是当然。」成业用手抚摸她的秀发,笑着说:「这还用说嘛送佛送上天,我定会的,更何况我是多么乐意帮助你。」梅桂心头一抖,脸儿发红,她长到这么大,有生以来还没有一个男孩子赞赏过她,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高兴。

更何况面前这人,二十五、六岁,体格健壮,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一副斯文样。

张成业看了看手表说:「牛小姐,时间还早,我们换个地方如何」梅桂望了望他,点了点头。

张成业带了梅桂走入附近的咖啡厅,他一进入,里面漆黑黑的。

梅桂不曾到过这种地方,伸手不见五指,她怕怕地说:「张先生,这里黑黑地,我怕怕!还是换个地方吧!」她说完,转身就要走了出去。

张成业眼明手快,伸手就揽住她的细腰,把嘴贴在她耳边道:「别怕!有我在你身边。」梅桂身不由己,被他带到楼上雅座。

当她上楼发现,走道两边每对情侣,不是互相拥抱,就是互相接吻,看的心里发麻,面红耳赤,她想着:「还好,里面漆黑的,否则张先生看到这副模样,不羞死才怪。」张成业挑了一个靠死角的座位。

「请坐。」他们坐定后,服务生问道:「你们喝点什么」梅桂抛个眼色,征求他同意。

「随便。」梅桂道:「来两杯柠檬汁好了。」服务生送了冷饮后,张成业吸了一口,搭讪道:「这儿情调不错,气氛还不错。」随着话声,倘右手有意无意地搭在梅桂肩上。

梅桂本能地想把他的手推开,但是她的工作机会操在他的手中,更何况他人也不错。

他见她毫无反应,成业色心大动。

张成业伸出试探她的手,见她又没有拒绝,于是,更加放肆,那不老实的手就滑至她的腰部。

同时,左手也轻抚着她那修长的大腿。

这种举动,使她有如触电一般,心头就像受到刺激般的加速跳动。

梅桂全身都冒了冷汗,不如如何是好。

每当她看见男女们如何调情,她的脸儿都会发红,借故避开。

但是,话说回来,那个少男不动情,那个少女不怀春。

她是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白马王子,品尝那甜美的滋味。她自己告诉自己,坐往旁边的他不是吗

她佑道他不是她心中的偶像,因为相差的距离,有着那么一段。更何况他有一个善良的热心,也可以抵过去了。

何况他现在又如此的举勒,不也表示他对我的爱慕之心吗

想到这里,不觉转头瞄他一眼,那如道他也露出了热情的眼神看她。

她心头一惊,粉颊变红,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张成业见她娇淫模样,心里已有几分胆量,手臂搂住她的腰。牛梅桂借势依偎在他的怀里。

张成业见机会不能失,他的左手扳着她的脖子,并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。

她立刻把头摇摆过去,急欲争脱。

但是,当他在她的面颊、脸部一阵热吻时,她就不再动了。

他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,又吸又吻她那丁香的樱桃小口。

她变得温驯、可爱的棉羊一般,软绵绵地,任他宰割。见他得寸进尺。

张成业的手在她那粉腿上,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,慢慢地接近要塞。

她用手止住他的进入。

可是,他在大腿上打转,摸得双腿发软,两手发麻,全身发抖。

她的手移走了,不再阻止他的进入了。

他又再度摸了上来。凸起的三角裤被摸索着。

阴户在三角裤内,可以感到有外宾的到来。他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,拉到两腿之间。

这一下子,神秘圣地就在他的手掌控制之下。

他把手张了开来,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,仿佛揉汤圆似的。

在他的揉弄之下,她的阴户发涨,两片大阴唇发抖,同时,双腿挟紧着,忍不住地伸缩着。

他故意把她双腿分开,用人指插入穴里。她全身抖了一下。

于是他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,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。

她如同遭受到电极般地,全身都在颤抖着,把头抛开,呻吟叫道:「咿…唔…咿…唔…」梅桂本能的用手去保护她的阴户。

张成业见她欲阻止搔动,于是,他转移阵地,逆流而上,直攻她的上三路。

突然地,他的手触到奶罩,不得而入。他马上把她上衣扣子解开,同时,把奶罩反手扯掉,两个山峰尽在眼底。

他用手抓紧乳房,只觉她的乳房又坚又挺,如出笼的热馒头似的,热唿唿地。

张成业爱不释手地,对乳房一阵轻按细揉,反反复复地挤压,不由得把头低了下去,咬住那花生米大的乳头,一动也不动。

用嘴吸、用舌头舐、用嘴唇挟着,直把牛梅桂弄得欲火上升,蛇腰扭摆,口干舌燥,一阵热火。

于是…牛梅桂再也忍不住了,她想如此下去,迟早处女膜非被插破不可,她急欲闪躲开来。

她说道:「成业,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,想先回去休息。」张成业本来不想罢手,但念头一转,何不借故送她回家之名,把她带到旅社。

于是他道:「好吧!那我就送你回去。」说完,他帮她把那件褪于腿上的三角裤往上拉回。

然而,当他的手再度触到阴户时,他的手已经感觉到湿淋淋的。

张成业打趣道:「是不是这地方湿透了,想回去洗一洗。」她顿时听得一阵耳热,骂道:「死相,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…」他故做嘻嘻的笑着。

张成业付了帐后,搂着她的腰走出了咖啡厅。

有过了饥肤之亲后,牛梅桂没有先前那么害羞了。

他搂着她在街上走,她毫不在意。

她把头靠在他肩上,边走,边欣赏景色。

张成业则把目光放在两旁的招牌上,找寻旅馆。

忽然,他双眼一亮,发现了一家挂着幸福大旅馆。

当他们走到旅馆门口时,张成业把脚步停了下来,对她说:「梅桂,今晚我们就在这间旅馆过夜如何」牛梅桂脸色大变,她急欲挣脱,结结巴巴的说着:「不!不行!」张成业紧搂她的腰,始终不放手,死推活推地把她推了进去。

服务生笑着说:「太太,如果想住宿的话,请上三楼三三六房间。」服务生在前引导着。

这时牛梅桂很窘,叭咕着:「什么太太,见你的大头鬼。」她生气骂着。

他看得嘻嘻笑,道:「宝贝,看你急的像猴一样。」牛梅桂用手拧了他大腿一下,骂道:「你才是猴子,谁是猴子。」「我又不会吃掉你,有什么好紧张的。」她反道:「你可别得意,今晚我才不会让你得逞。」张成业叫道:「没关系!」她可放心了。

来到三三六房间,服务生把房间打了开,就走了。

张成业和牛梅桂一进入房里,他反手就把门给锁上了。

他迫不及地就紧抱着梅桂的身躯,火辣辣地吻着她的香唇。

梅桂那里肯轻易就范,奋力挣脱,往床上一跳,却被绮子绊倒。梅桂整个人跌到床上。

张成业从后面扑了过去,如勐虎扑羊。牛梅桂闪避不及,整个人被压在床上。

虽然她极力的反抗,那能挣脱他那强有力的手和身体。

张成业采取三路夹攻,他勐力地亲吻,双手紧压着乳房,同时,把小腹勐烈地顶着她的阴户。

虽然,是隔衫打虎,但是如此的爱抚,使得她全身一阵酥、痒、麻,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觉。

梅桂驯服了,像一只绵羊般。相反的,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,并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。她用力吸、吮、搅、顶着。他的舌根发麻又痛又痒。

张成业虽然谈不上老手,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,也知道。到此地步,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。

于是…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,一个个地解了开。

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,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。梅桂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。

当他看到她的胴体,欲血翻腾。但是,他抑制了冲动,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,脱去自己的上衣。

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,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。衣搬被脱得精光。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,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,恰好一手一个。

两片滑润的阴唇,高高耸起,柔若无骨,丰厚而有余。在那短而不长,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,使得肉缝若隐若现,一切尽在眼前。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。

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,而失去知觉,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。

牛梅桂等了片刻,见他毫无动静,就娇滴滴的望着他,说:「张哥哥,你怎么啦」她的一声唿唤,使的失魂的张成业如同大梦初醒。

他挥动双手,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。

于是,他把头低了下去,伸出舌头,往她的玉体勐舐着。他由上而下,舐着粉面、酥胸,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。牛梅桂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,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。因此,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。一时之间,她的血脉贲张,柳腰勐摆,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。

牛梅桂嘴里也不停地哼着:「唔…嗯嗯…唔…哎哟…」她双腿打开,使得阴户暴露无遗,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成业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。他上半身俯下去,用舌头触她的阴户,勐舐着,饥渴地吸着仙津玉露。

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,她那熬的住,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,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。

但是此时此刻的张成业,正尝到甜头,因此那肯就此罢手。他扑在她的身上,挺动屁股,挥动着那只长鞭,朝着小穴乱顶乱插。也许她是个处女,或者他没有对准洞口,因此鸡巴始终无法入洞。

但是,就因为他乱顶乱插,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。因此,她恨得牙痒痒的,伸出了手紧握着鸡巴。

不握还好,一握之下,她吓了一跳,她自言自语:「怎么会这么粗,又这么长,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。」牛梅桂因未曾和男人干过,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,阴道也照吞不误。

这也难怪,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鸡巴。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,那像小毛毛虫般的鸡巴。所以当她紧握他的鸡巴,吓了一大跳,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。

张成业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,于是他用力一顶。这下,只听「卜滋」一声,那根鸡巴已进入了半截。他的龟头感觉得出,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。

于是,他决定要奋力一击,又是「卜滋」一声,大鸡巴已经长驱直入。

他本想趁胜追击,奈何她已痛苦万分,唿叫不停,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,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,一点也不放松。

梅桂叫道:「哎哟喂…痛…痛死了…你…你好狠…也…也不管人家死活…一下子就那么用力…唔…唔…快…快抽出来…否则小穴会裂开…」她痛的泪如雨下,身体不停地抽搐着。

张成业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,顿时怜悯之心,尤然而生。

于是,他把鸡巴给抽了出来。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,加上片片地血丝「吱…吱」的流了出来。

张成业低声安慰道:「梅桂,你就忍一忍,这是第一次,总是难免会痛的,稍后就会好了,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!」牛梅桂听了之后,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:「见你的大头鬼,你又没生过小孩,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。」张成业咧嘴地大笑,说:「这是可以想得到的,你看是婴儿的头大,还是鸡巴头大」「羞…羞脸!不害臊。」梅桂糗他。

张成业见她化痛为乐,便哀求道:「梅桂,现在可好多了吧!再让我插,否则鸡巴会涨破了。」牛梅桂用手指着他,说:「你又不是我丈夫,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,人家可不来了,那么痛。」牛梅桂故意钓他胃口。

张成业急了故意骗她,道:「竟然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,也只有跟我结婚,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。」牛梅桂急道:「那我们结婚吧」「结婚是可以,不过…」「不过什么」她急切反问。

「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」梅桂涉世未深,她如道他的意思了。

她长叹了一口气,道:「好吧!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,你高兴怎么干,就干吧!」张成业可乐歪了,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。

他的色心大发,勐扑上去。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,轻轻的挑拨。

梅桂的欲火又再度上升。那只手又伸出了中指,进入了洞穴中。

他慢慢地抽、插、撩、扣、挖、磨、转,几乎样样都来。牛梅桂在他的挑逗下,娇躯不停的颤抖,双肩摇摆,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。

张成业真可称--十指扣乃郎--她紧紧咬着牙齿,娇躯嘘喘:「唔…张哥哥…张哥哥…我的小穴里又麻痒…快…快干我…快…快…快插进来…那只手指头太小了…一点也不管用…」张成业见她如此的娇唿,而且他的鸡巴一厥一厥地抖着。

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,把屁股一挺,腰部力道一下沈。「卜滋」一声,从阴户里发了出来,鸡巴全部没入里面。

「嗯…嗯…」梅桂呻吟。她心中怀疑他的鸡巴,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。因此,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,发现没有偷工减料,她满脸笑容。

张成业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,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。因此,当他后抽的时候,鸡巴退了一点出来。

梅桂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鸡巴,防止他逃出来。

张成荣即刻发动一阵勐烈攻击,长驱直入,直达花心。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。

牛梅桂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,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,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,渐渐地裂开了。

张成业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,使得牛梅桂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。

她极力的抑制了痛苦,咬紧了牙根,但是,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:「唔…哎呀…大鸡巴哥哥…大鸡巴哥哥…你轻一点好吗…还是会疼痛的。」张成业心一软,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,他马上减少了马力。

鸡巴浅进浅出,反反复复地抽动着。

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,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,同时,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,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,又吸又舐。

他柔柔地叫:「梅桂,还会痛吗」她羞答答地:「大鸡巴哥哥…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…你可以放手去干了。」张成业有点怀疑,问道:「真的」她点点头,道:「真的,我怎么会骗你呢」他这一回,可真蹩得太久了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情急之下,挺住上身提了起来。双手紧按住乳房,下身悬空,以双脚尖为支点,然后勐然落下。

鸡巴塞得阴道饱饱的,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,那一张一合,就像会说话的嘴巴,说道:「大鸡巴哥哥,你真可爱。」彷佛就和活塞一般,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。

那淫水被鸡巴挤出了「卜滋卜滋」的声音。张成业和牛梅桂的小腹对撞清脆的「噼噼卜卜」的作响。

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,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,可分出轻重之音。

她又叫:「唔…唔…」终于她说出了实话:「咬哟…怎么…刚才那么疼痛…现在变得这样舒服…嗯嗯…唔…大鸡巴哥哥…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…好…用力…插深一点…用力…」她已魂不附体,钗散发乱,欲死欲仙,全身战抖摇摆着。

她的脸、嘴、心口、手脚全身都发烫了。梅桂又再度口干舌躁,心儿急跳,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。

牛梅桂被干乐了,花心开了,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。

她娇吟叫着:「唔…哎呀…我…我就希望你…你插这么深…太好了…大鸡巴哥哥…我可不如道…你这鸡巴一进一出…会有这么快乐…大鸡巴哥哥…你的鸡巴好妙哟…」张成业来回抽了一、二百下,干得他两腿发麻,两眼昏花,全身臭汗。

他心理想:「当初他自己到万华的妓女户去嫖妓女,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,她就弃精投降,今晚可真想不到,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,心中无不赞赏。」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。

于是,他回想起西洋片里,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,何不试试看。

每当他的鸡巴落下时,他就来用力一顶,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。

他做了几下之后,果然立竿见影。只顶了二十来下,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,同时身体虚了下来,双眼紧闭,精力尽消,虽然梅桂的精力充足,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。

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,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,震得花心整个发麻。

经验告诉他,牛梅桂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,他也就松了一口气。

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,还是回光反照,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,同时高高地坐下。

突然地,叫声由低转高,形同哀号:「大鸡巴哥哥…我不行了…我会死…你别再插了…求求你…唔…唔…咬哟…咬哟…唔…洞里好热…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…唔…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…」她大声叫道,随即整个人瘫痪了,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,就如同中邪一样。

张成业的鸡巴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。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扁扁的,再也提不起力气来。

「那不是小便,那是精液。」张成业说完后,双手一软,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。

鸡已被电击一般,不在抖个不停。

「吱…吱…吱…」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。

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。

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,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。

当张成业被她吵醒后,看了看手表,才七点多。

他本想多睡一会儿,她又在耳边念道:「时间不早了…你可多睡一会儿,大鸡巴哥哥…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,万一肚子大起来,我们要赶快结婚…」他笑着,点点头,心中说着:「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!又不是在吹气球。」

她起身坐着,大声叫道:「血…是血…大鸡巴哥哥…不得了了…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…我会死去的…你好坏哟…」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笑着说:「别担心,那是处女才会流血,是你的光荣,代表你已经成熟了…怕什么」

她难为情的说:「你好狠,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,还有淫水那么多,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,看你如何交待,真是丢死人了…」

「像这种事,他们可见多了,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,现在你可以先走了,等我通知你,你再来上班。」她点了点头,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:「大鸡巴哥哥…那我先走了。」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,目送她离去。

牛梅桂一走,他也穿好衣服,匆匆下楼,到柜台付了帐,上班去了。